Sitemap: http://www.enthusiasteach.com/sitemap.xml
新聞發(fā)布會(huì )
最高檢第八檢察廳負責人就生物多樣性保護檢察公益訴訟典型案例答記者問(wèn)
時(shí)間:2023-12-29  作者:  新聞來(lái)源: 【字號: | |

以高質(zhì)效檢察公益訴訟辦案

深入推進(jìn)生物多樣性保護

——最高檢第八檢察廳負責人就生物多樣性保護檢察公益訴訟典型案例答記者問(wèn)


近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fā)布生物多樣性保護公益訴訟典型案例,最高檢第八檢察廳廳長(cháng)徐向春就該批案例相關(guān)情況回答了記者提問(wèn)。

問(wèn):近年來(lái),伴隨生態(tài)保護越來(lái)越受到關(guān)注,“生物多樣性”一詞也進(jìn)入公眾視野。這次最高檢發(fā)布11件生物多樣性保護檢察公益訴訟典型案例,其背景和主要考慮因素是什么?

徐向春: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生態(tài)文明建設和生物多樣性保護。黨的二十大報告明確提出“中國式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強調“實(shí)施生物多樣性保護重大工程”。

“生態(tài)興則文明興”,生物多樣性是人類(lèi)生存和發(fā)展的基礎,保護生物多樣性是全人類(lèi)共同的責任。2021年10月12日,習近平主席在《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huì )(COP15)領(lǐng)導人峰會(huì )上發(fā)表主旨講話(huà),強調了生物多樣性保護對維護地球家園,促進(jìn)人類(lèi)可持續發(fā)展的重要意義,充分彰顯了我國作為全球生態(tài)文明建設參與者、貢獻者、引領(lǐng)者的積極作為和歷史擔當;近期召開(kāi)的《聯(lián)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8次締約方大會(huì )(COP28)上,習近平主席特別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wù)院副總理丁薛祥發(fā)表致辭,強調我國堅持《聯(lián)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及其《巴黎協(xié)定》確定的目標和原則,體現了我國高度重視應對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保護。

檢察公益訴訟是習近平法治思想在公益訴訟領(lǐng)域原創(chuàng )性成果。近年來(lái),全國檢察機關(guān)以習近平生態(tài)文明思想和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導,充分發(fā)揮檢察公益訴訟職能,開(kāi)展了案件類(lèi)型豐富、保護對象多樣的生物多樣性保護公益訴訟實(shí)踐,在保護公共利益,推進(jìn)美麗中國建設中發(fā)揮著(zhù)獨特的治理效能。這批典型案例發(fā)布,旨在通過(guò)發(fā)揮典型案例示范引領(lǐng)作用,推廣優(yōu)秀經(jīng)驗做法,展現檢察機關(guān)以公益訴訟履職深化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的成效,

問(wèn):這批典型案例有什么特點(diǎn)?近年來(lái),檢察公益訴訟在開(kāi)展生物多樣性保護中積累了哪些經(jīng)驗做法?

徐向春:本批共發(fā)布11起典型案例,其中9起以訴前程序實(shí)現公益保護,2起為訴訟案件。本批發(fā)布典型案例呈現保護對象多樣、案件類(lèi)型全面、參與主體廣泛的特點(diǎn),也展現出檢察公益訴訟在開(kāi)展生物多樣性保護中不斷延伸保護范圍、充分運用訴前、訴訟手段、加強協(xié)同凝聚保護合力的經(jīng)驗做法:

一是突出“多樣性”,延伸保護范圍。本次發(fā)布案例保護對象既有對黑葉猴、中華鱘、中華秋沙鴨、豬血木等珍貴瀕危動(dòng)植物、“明月山野豌豆”等新發(fā)現物種、“羅沙貢米”等我國特有種質(zhì)資源、古銀杏、野生黑殼楠等珍貴古樹(shù)名木、種群的保護,又有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陸生野生動(dòng)物重要棲息地的保護,兼有通過(guò)防治豹紋脂身鯰、三裂葉豚草、鱷雀鱔等外來(lái)入侵物種,對我國本土物種與生態(tài)系統平衡的保護。近年來(lái),檢察公益訴訟不斷延伸保護范圍,加強自然保護區、棲息地保護;推動(dòng)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立;細化保護對象類(lèi)型,開(kāi)展種質(zhì)資源、基因遺傳多樣性保護;加強對新發(fā)現物種的保護,降低滅絕風(fēng)險,發(fā)掘其科研、經(jīng)濟價(jià)值,推動(dòng)保護利用;加強外來(lái)入侵物種防控,開(kāi)展溯源治理,前端防控,有效保護生態(tài)平衡;督促落實(shí)野生動(dòng)物致害補償政策,緩解人獸沖突矛盾;打擊非法動(dòng)物貿易,在追究非法捕撈、非法捕獵、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dòng)物違法行為刑事責任同時(shí)向違法行為人追償民事賠償;踐行恢復性司法理念,探索生態(tài)恢復與修復治理,推動(dòng)補植復綠、增殖放流、勞務(wù)代償、認購碳匯等替代性生態(tài)修復工作開(kāi)展,實(shí)現對物種多樣性、遺傳多樣性和生態(tài)系統多樣性的全方位保護。

二是發(fā)揮“督促性”,把握“可訴性”。本次發(fā)布案件類(lèi)型全面涵蓋行政公益訴訟、民事公益訴訟和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充分體現了檢察機關(guān)綜合運用多種手段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立足“公益之訴、督促之訴、協(xié)同之訴”定位,積極運用訴前磋商、檢察建議等手段,充分發(fā)揮訴前程序作用,督促行政機關(guān)依法打擊危害生物多樣性違法行為、加強棲息地保護、爭取專(zhuān)項經(jīng)費、制定專(zhuān)門(mén)保護計劃。如廣東省人民檢察院督促保護世界極危物種豬血木行政公益訴訟案,檢察機關(guān)妥善運用訴前磋商程序厘清監管職責,形成保護方案,推動(dòng)地方立法;對未依法履行監管職責,造成公共利益未得到妥善保護的行政機關(guān),依法提起行政公益訴訟;對實(shí)施破壞生物多樣性犯罪的違法行為人,要求其承擔刑事責任的同時(shí)依法提起民事公益訴訟,通過(guò)“訴”的確認發(fā)揮監督剛性,推動(dòng)類(lèi)案治理、訴源治理。如貴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督促保護國家自然保護區野生動(dòng)物棲息地行政公益訴訟案,針對行政機關(guān)未依法履職且檢察建議到期未回復情形,以“訴”的確認督促行政機關(guān)加強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自然資源違法行為的監管;針對行為人違法行為破壞生物多樣性,造成公共利益損失的行為,檢察機關(guān)充分運用民事公益訴訟和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手段,要求違法行為人賠償損失。如江蘇省南通市崇川區人民檢察院保護長(cháng)江口中華鱘等洄游物種民事公益訴訟案,檢察機關(guān)通過(guò)提起民事公益訴訟、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要求違法主體承擔水生生物資源損失的賠償責任,修補受損公益。

三是加強“協(xié)同性”,凝聚保護合力。生物多樣性保護問(wèn)題類(lèi)型廣泛、專(zhuān)業(yè)性強,公益損害問(wèn)題比較隱蔽,不易發(fā)現,在線(xiàn)索發(fā)現、鑒定評估、專(zhuān)業(yè)化治理中都需要多方力量協(xié)同參與。檢察機關(guān)用好“益心為公”云平臺,加強公眾參與,及時(shí)發(fā)現公益受損線(xiàn)索,提升全社會(huì )保護意識。如河南省西峽縣人民檢察院督促保護野生黑殼楠樹(shù)群行政公益訴訟案,實(shí)現“益心為公”志愿者在線(xiàn)索發(fā)現、鑒定評估、整改效果“回頭看”中的全過(guò)程參與;發(fā)揮行政機關(guān)、科研機構、專(zhuān)家學(xué)者“外腦”作用,以專(zhuān)業(yè)智慧提升案件辦理質(zhì)效。如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區人民檢察院督促保護新發(fā)現極危物種“明月山野豌豆”行政公益訴訟案,依托與科研機構建立的協(xié)作機制,為案件辦理提供了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支撐;加強與人大、政協(xié)溝通聯(lián)絡(luò ),推動(dòng)代表建議、政協(xié)提案同公益訴訟檢察建議的雙向銜接、雙向轉化工作,健全社會(huì )支持體系。如四川省瀘州市龍馬潭區人民檢察院督促保護羅沙貢米特有種質(zhì)資源行政公益訴訟案,依托代表建議與公益訴訟檢察建議銜接轉化機制,主動(dòng)向人大報告工作、爭取支持,以人大立法建議的方式促進(jìn)政府系統解決保護難題。

問(wèn):下一步,檢察機關(guān)將如何繼續以檢察公益訴訟助力生物多樣性保護?

徐向春:檢察機關(guān)將貫徹落實(shí)習近平生態(tài)文明思想,積極延伸保護范圍,充分發(fā)揮社會(huì )治理效能,拓展公益保護“朋友圈”,為構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中國建設貢獻檢察力量。

一是要加大辦案力度,提高辦案質(zhì)效。關(guān)注動(dòng)植物資源保護、種質(zhì)資源保護、外來(lái)物種入侵等生物多樣性保護突出問(wèn)題,總結實(shí)踐經(jīng)驗,以案件辦理為抓手,充分發(fā)揮公益訴訟督促、協(xié)同、追責效能,積極探索替代性修復等恢復性司法措施,立足各地生物多樣性保護特點(diǎn)與突出問(wèn)題,開(kāi)展專(zhuān)項監督、加強區域協(xié)作,提升保護質(zhì)效。

二是深化協(xié)同配合,鼓勵公眾參與。積極運用“益心為公”檢察云平臺,發(fā)揮科研機構、行業(yè)專(zhuān)家“外腦”智慧;實(shí)現檢察監督、人大監督、政協(xié)民主監督深度融合;加強與行政機關(guān)之間協(xié)同機制構建,深入開(kāi)展專(zhuān)項行動(dòng);加強與法院溝通交流,推動(dòng)生物多樣性保護領(lǐng)域生效裁判執行與生態(tài)環(huán)境修復治理,筑牢生物多樣性司法保護屏障。

三是強化數字賦能,加強宣傳推廣。加強大數據和信息技術(shù)應用,以科技力量強化監督實(shí)效;強化案例示范引領(lǐng)效用,深入開(kāi)展多形式生物多樣性保護宣傳工作,提升公眾生物安全意識,營(yíng)造全社會(huì )關(guān)心參與生物多樣性保護的濃厚氛圍。

本網(wǎng)網(wǎng)頁(yè)設計、圖標、內容未經(jīng)協(xié)議授權禁止轉載、摘編或建立鏡像,禁止作為任何商業(yè)用途的使用。
版權所有:吉林省人民檢察院
控申舉報電話(huà):0431-87082004、87082019  郵編:130022
網(wǎng)站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號-1